舒韶ShuShao_

谁料

故人已失酒

远方再无诗

我烧灼起一杯七摄氏度的灵魂

想去落满碎琼的遥遥无期看你

你接过了我最炽烈的三千灯明

转身与寥廓的广原倾吐着愁绪